新年

dfb637ce86850a1e3568f652e19f4ae2
一个人的房间
窗外下过雨的街
再强烈的烟火都冷却
一句无声的再见
最后一日的湖边
连星光就要熄灭

一年年
心有相思血
听错的词
唱对的自己
野花明眸清亮
守候路口等到黑夜

渺小的光托在掌中
怎能轻易说出完满
纵然无知无解
心甘情愿
除了爱你
拱手让过去留有残缺

独一无二的每一日
我无比真实
喝最烈的酒
爱最凉的花
千江不远
一苇杭之
长风浩荡已来赴约
2015.12.31-2016.1.1

除了论文和日记十月就要过去了

u=2483076801,1005444548&fm=23&gp=0牛奶般橙色的天

星散般崩裂的蓝

一生中一次的瞬间

我满不在乎地说不想

离贪念的心口越来越荒远

身后是头也不回

被谎言留在原地的圆月

 

一生中一次的瞬间

向着瞬间消失的方向

义无反顾地前行

火星子说灭就灭了

黑暗中一个人走的路

路灯歪歪斜斜

水草悠悠荡荡

 

醒来大笑笑时没心

风和影子勾肩搭背

一直想听我写

我会试着放下往事

管她过去有多美

可是面对一生中一次的瞬间

我依旧口是心非

 2015.10.27楚望心

 

腐草为萤

20130826201630_iGatM.thumb.600_0

季夏三月
瓶央时芳好
你可知谜面是我

幼小的草丛自远方赶来
二十日的微芒降为尘埃
月亮的泪滴滑落腮边
一颗发烫的心
幽暗的河岸凉得深蓝
有风打林边擦过
捎来光的消息

脚下流出脉脉金绿
雨水来了
快打湿了提着的灯笼
再几日就会有凋零的星点
跌进所眷的胸口
无知一抱空气中还是热的

所以待结霜冰冷
步子和眼神永远追不上
就不去追不去望
提一盏火等在倒数里
这一次的雨季特别长
几乎要长过几个我的一生

当年窗前无意私闯的边境
霎时心动铺陈的灰烬像繁星
明明不是我该想的该念的
余焰就要熄灭了
长路遥遥蜿蜒天边
从很早以前

临了默许来年不再飞起
化为谜底不识面
忧伤以终老

楚望心 2015.7.11 大风

怎么讲都不对

竟然
找不到一种既定的颜色来藏栖
且寄身于苍蓝的火焰
裙面的玫瑰黑夜外开了
高楼望不断的世界
背离与放弃有多难
万千计量都在一刻失去意义
身体与名字
被丧失活活拆散
若是你捡到了我的名字
请牵她去一个干净的角落
或者干脆放手任其流离失所
记得教她尝透冷暖
记得她喜欢雨
喜欢一切冰凉的修饰
和所有执迷不悔的仁慈
至于身体
就暂且睡一晚吧
哪里都不要再去
留到下个世纪再遗憾
下个世纪要自己醒来
不依靠任何魅音芬芳或香吻
玫瑰一夜之间奋力凋零
我的沉眠飞起来了
在我狠狠拒绝怒放的花园

夜宴图没有传奇

20141016201112_UE4E4

歌舞升平的夜
被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情书
拦腰而斩

我醉卧台上
枕着琵琶和鼓点
端来的一杯笑意已凉

镁光将我要说的话都说尽
何需贪心至此
树梢的纸灯笼点燃自己
烧尽一把黄粱备好的炊烟

回不去的
点茶回不去
插花回不去
墨竹伸手回不去
太极捉月回不去
六幺舞起不痛不痒回不去
纵然一拍即合淋漓灵感
奈何控制不了欺骗更甚狂想
薄衫笙歌又一宵
风雨飘摇怜樱桃

终于有人
穿起金缕鞋
跑过雪地
一夜鱼龙舞
万盏红烛灭
厅外窥视的眼神
不似当年

肩上的雪意
心里拂不去了
厚厚一卷渗透寒衣
来年草色凄迷
愈行愈远的是醉生梦死
结局除了名字心疼的诗句
皆失了踪迹音讯

天上人间罗衾暖
一阙词换半樽酒
半生情削一寸心
晚凉天净
归时没有一点烟火
说来依旧
待踏马蹄清夜月

画卷徐徐铺开
宫商角徵羽
奏和遥遥归来
鼓琴钟萧瑟
作画的浅吟
看画的大笑
画中人眉须已老
画外天楼宇也塌

真的沉湎
假的放纵
真真假假你猜我掩
浮生匆匆皆付空
而自始至终不曾舒展的眉头
从未成为千古笑话

究竟什么是笑话一场
夜宴在此
府间如昼
丝竹乱耳
酒盏涣散
画吧画吧
洞察暗记的画师
我早无悲无喜
空杯尽付灯花瘦
无恨无痛
醒来还如一梦中

2015.6.12-14

永夜

这秋叶渐渐死去的冬夜

我撑着伞   穿着那些鳞片

我的雨夜   我的小鱼儿

从未摇摆却一直在曲曲折折中游游走走

写不出一个光滑的字

稿纸上的颗粒不时割疼手指

我不能收获桅杆

因为潮湿淹没了即将解冻的船

你告诉我日子还有多长

我的温暖像是一瞬

又仿佛击穿一生

睡眼惺忪

园子里的花能不能就肆意开一辈子

消失了最初的开头

短暂的

颠沛的

漆黑的

不安的

不只是遥远的没有尽头的北方

就到这里了

我今夜的雪就是你笔下的烟

飘飘散散

却一丝未断

残留的

是潦草的涂抹与长长的一口气

咽不下  吐不出

就这么留着

交响乐的轰隆

轰隆  又轰隆

我躺在水里听得见旋律背后自己的歌词

听得见自己歌词背后的笑声与哭泣

听得见那么多唏嘘与破碎

就像听得见广场上满目奔来穿梭汹涌的无关面孔

就不需要陌生的不朽

若能成为天空和海深处的作曲家

就不需要追忆的不朽

寂寞本身何曾止休

执念于我又何曾止休

最初捧在手里的花朵

炮弹在头顶就像流星

许个愿吧

这御寒的微笑浮出

你不像她

2014.12.4

 

夏日走过山间

生命似乎已经无所谓长短
我们仿佛和树木星辰一样
不着急追赶时间
柔和温暖的夏日
我设法和一百只非常有意思的小鸟交朋友
漫步
素描
做笔记
压制花朵标本
在壮丽中发现幼小
世界于日出中复生

空气平静
指挥着花朵千军万马的香气
绿叶掩映的溪流奔跑出无数音符
流转一曲的飘带飞舞
深深的马蹄状山谷
斜坡上开满远古的笑意
每棵树都是为风和太阳准备的竖琴
深沉的圣洁
万物生灵在四季轻吟
没有尽头
我忘了是如何开始
天空中刚学会飞翔的鸟儿
树桠上新开的花新发的叶
每个角落都在欢呼雀跃

单独行走
因为这里的声音里
只有爱
浅玫瑰和紫色的天空
慢慢幻化出水仙的颜色
绚烂的光芒充盈着
一路上遇到了太多株美好的植物
毯子一样铺开的好客的草地
认真诠释清澈的小溪
就停下脚步与它们细细交谈
每一种宇宙的体内
都有一颗与我们一样的心脏
不羁
在跳动

一言不发
我们甘愿俯首称臣
自然赐予她钟爱的子民睡眠
雨水大颗而稀疏
在永恒之中我们必须睡去
这珍贵的夜晚我不舍得闭上眼睛

所有最迟钝的耳朵都会敏锐起来
所有诞生的雨滴都能找到一个美丽的地方
轻轻降落
在山巅在森林在花园
在高处的白雪
在湖水
在峭壁的黎明
在细腻的晨风

晚安
优雅的小鹿
洁白的风铃花
躺在天成的夏季
星光透过雪松的枝叶
倾洒心间
枕内的花瓣送来甘凉的梦
遂迷失在另一个故乡中
就别无所求
现在和以后
点燃白纸上的篝火
如果可以
我愿意寂寞下去
山间长久
岭上长风
换取这痴想狂念的自由

2015.4.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