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已恢复

非常抱歉,消失了很久,因为各种方面的原因,好久没来折腾博客了。

去年就有朋友和我反馈了博客打不开的情况,但是当时工作实在是太忙,加上本身的惰性(我觉得这才是主要原因),所以也只是一直给主机续续费,想着有一天能再回来看看。

这一耽搁,就是差不多两年,直到前几天登陆上细细检查了一遍,发现因为缺少维护,而博客又一直受到各种恶意攻击,最后后台的日志信息比如用户名口令恶意破解、爆破失败之类的记录占了几十个G的空间,把磁盘都给占满了。

消失的这段时间,到了一个初创的安全公司做信息安全相关的工作,遇见了很赞的老板和同事,公司虽然小,但确很有活力,而我各种杂七杂八的技能和经验,好像确实挺适合安全这一行的。接下来的博客内容,更多也会以信息安全方面为主题。很感谢一直支持的朋友们!

新年

dfb637ce86850a1e3568f652e19f4ae2
一个人的房间
窗外下过雨的街
再强烈的烟火都冷却
一句无声的再见
最后一日的湖边
连星光就要熄灭

一年年
心有相思血
听错的词
唱对的自己
野花明眸清亮
守候路口等到黑夜

渺小的光托在掌中
怎能轻易说出完满
纵然无知无解
心甘情愿
除了爱你
拱手让过去留有残缺

独一无二的每一日
我无比真实
喝最烈的酒
爱最凉的花
千江不远
一苇杭之
长风浩荡已来赴约
2015.12.31-2016.1.1

除了论文和日记十月就要过去了

u=2483076801,1005444548&fm=23&gp=0牛奶般橙色的天

星散般崩裂的蓝

一生中一次的瞬间

我满不在乎地说不想

离贪念的心口越来越荒远

身后是头也不回

被谎言留在原地的圆月

 

一生中一次的瞬间

向着瞬间消失的方向

义无反顾地前行

火星子说灭就灭了

黑暗中一个人走的路

路灯歪歪斜斜

水草悠悠荡荡

 

醒来大笑笑时没心

风和影子勾肩搭背

一直想听我写

我会试着放下往事

管她过去有多美

可是面对一生中一次的瞬间

我依旧口是心非

 2015.10.27楚望心

 

腐草为萤

20130826201630_iGatM.thumb.600_0

季夏三月
瓶央时芳好
你可知谜面是我

幼小的草丛自远方赶来
二十日的微芒降为尘埃
月亮的泪滴滑落腮边
一颗发烫的心
幽暗的河岸凉得深蓝
有风打林边擦过
捎来光的消息

脚下流出脉脉金绿
雨水来了
快打湿了提着的灯笼
再几日就会有凋零的星点
跌进所眷的胸口
无知一抱空气中还是热的

所以待结霜冰冷
步子和眼神永远追不上
就不去追不去望
提一盏火等在倒数里
这一次的雨季特别长
几乎要长过几个我的一生

当年窗前无意私闯的边境
霎时心动铺陈的灰烬像繁星
明明不是我该想的该念的
余焰就要熄灭了
长路遥遥蜿蜒天边
从很早以前

临了默许来年不再飞起
化为谜底不识面
忧伤以终老

楚望心 2015.7.11 大风

鹊桥之前

七夕这天
该去读一些
女孩子的诗
这原本就是
女孩子的节日
轻放一只只折叠的遐思
去读文字
文字背后
玲珑敏感的心
像雪野里
一盏晶莹的灯
看一夜的星星
清爽的星星
看平凡的星星
不是世纪难得一见
不是浩大繁盛的流星雨
它们只是我和你
今夜见证的美丽
一生也不会有下次的相遇
连日记的底色都调成英蓝
今夜 给我一个
不去轻盈的理由
2012.8.21

西湖美景三月天 ——我真正的故事开始上演

我在船上
究竟是什么季节
恍惚中觉得
这一回眸
我好像等待了好多年

悠悠江水
长如我的衣袖
谁能让天上的雨
落成泪的颜色

天上人间
只能在天上吗
油纸伞倚在断桥上
不褪色的清芬
不忍消散

望着夕阳千回百转
幽幽地叹息一缕香
聚散匆匆
如果可以选择
我不要变成传说

传说
会被传说太久
看过了太多的伤悲
应该可以笑若桃花吧

桃之夭夭
我喜欢灼灼其华
生命里原来
繁华短暂
只有那么几个春天

心若碎成了好几片
你会要哪一瓣呢
秋霜赖上容颜的时候
野草在风里灰飞烟灭

残缺了柳上的红线
白色的雨浇了荷一身清水
我分不清这世界
月圆的那晚破镜尤缺

舍弃什么呢
我真的等到了消失过的眼泪
心痛
真的很像世间人口中的堪比刀绞
我若为世间的女子
是不是就不会爱得这么心煎

闭上眼
闻不到了湖里藻荇的呼吸
恨什么吗
又和所谓恨

咬一口红尘的软唇
从此不知道后悔的滋味
我的暗夜只是一瞬
我的爱夜夜夜降临人间

春去也
磷火在黑夜里燃烧
我只看见
流萤在夏夜里轻飞

擦去你额角的汗
细看你吃饭的样子
就算全身沾满药草的味道
你说我也是岸上最美的白芷

常在孤单陷落的长夜里想
我究竟是爱上了你
还是爱上了爱情
淡淡一笑
又何必分得那么清

独步长堤不见人
一抹烟绿
犹见当年
我挥手
飘走吧
是非也好
爱恨也罢
我可以一个人平静地走完这一程

走不到尽头的
爱又怎么飘得走
院子里枣树都梦到了春天
双茶巷的名字真的好美

柔波被轻轻地撩起
涟漪漾出水做的蔷薇
究竟是几世轮回
是你采了一瓣花还是我拾起一片叶
于是我们在茫茫人海的沉沦中相会

走了好远好远
漫天的思念湮没了那日我和你坐的船
遥远的那个雨天
曾经的我一如现在的我
一袭白衣
望穿秋水
等了沧海又千年

2010.11.15-16
小白生日那天 终于跳出张晓风那篇

夏天的树影

夏天的早晨
带着清凉的香味
泛着绿色的波儿的
你手心里的绿茶
翠绿色的流光
在眼前飘荡
院落中的榕树
撑起满地的树影
无数的光斑
像你的眼睛
天空
幽蓝幽蓝
我挥着长着双翼的笔
把它涂抹成
梦的颜色
飞过几只白鸟
落在我的肩头
轻啼
叶子上的露水
滴下来
把我的灵魂浸得透明
金色
开始爬上宇宙的穹顶
我望着你的双眸
躺在绿色的叶儿上
写夏天的树影
写夏天的诗
写夏天的你
2008/4/24

怎么讲都不对

竟然
找不到一种既定的颜色来藏栖
且寄身于苍蓝的火焰
裙面的玫瑰黑夜外开了
高楼望不断的世界
背离与放弃有多难
万千计量都在一刻失去意义
身体与名字
被丧失活活拆散
若是你捡到了我的名字
请牵她去一个干净的角落
或者干脆放手任其流离失所
记得教她尝透冷暖
记得她喜欢雨
喜欢一切冰凉的修饰
和所有执迷不悔的仁慈
至于身体
就暂且睡一晚吧
哪里都不要再去
留到下个世纪再遗憾
下个世纪要自己醒来
不依靠任何魅音芬芳或香吻
玫瑰一夜之间奋力凋零
我的沉眠飞起来了
在我狠狠拒绝怒放的花园